今天是: 2022-12-05    美好的一天,从现在开始
     

SDG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发新帖

收听

听众

主题
发表于 2022-6-17 22:34 | 查看: 105| 回复: 0
            


这是【疯狂的智人】第 035 篇文章疯狂的数学家】第 035 篇文章
如果要从数学史上找出一些女性的数学家,实际上并不困难,尽管相比于男性,女性数学家只是冰山一角。但这足以说明一个问题,女性并不是不能学好数学。
根据一项2014年发表的,对各国过去100年的数据的大规模综合研究表明,只要是公平竞争,女性的成绩是在哪个国家都比男性好。女性的确在文科更有优势,但是女性的数学水平也不差。
因此,女性并不比男性拥有更少的天赋,甚至在理工科领域,女性只要不对自己进行长久的心理暗示,她们的研究成果并不会比男性差。比如高斯的密友热尔曼,比如小魏魏的学生娅儿,都是数学史上一流的天才。

索尼娅·科尔温-柯瓦列夫斯卡娅于1850年1月15日出生于俄国的莫斯科,她家有三个女儿,小时候随父亲移居到了今天的立陶宛。她是一名天主教徒,属于希腊教会。
娅儿15岁就开始研究数学,并没有像很多今天的大部分女性一样看到数学就头疼。3年后,她在数学上的研究可以让她读懂一些专业的数学论文。能够让娅儿一心一意投身于数学中,其很大的原因是她出身贵族,家里不差钱。这种优越的家庭条件也足够让她出国留学。
娅儿被海德堡大学录取,当时的人们比现在带有更多的偏见,尤其是保守的俄国对女性的态度,认为女性不适合教育工作以及各种学科和她们无缘。独身一人的女性在欧洲很容易遭到诽谤,以及各种好事之人的情色幻想。因此,娅儿在离开家前往德意志之前,就已经订下了婚约。后人认为,这可能是一场假结婚。
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这给当时的社会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比如小魏魏的学生数量急剧下降,但他意外的是,学生中出现了一个女性,她就是娅儿。
在与小魏魏一开始来往的时候,娅儿隐瞒了自己的婚约,这确实有点不地道,但只要回到那个对女性充满偏见的时代就可以理解她的行为。
娅儿不仅是一流的数学家,她还是一流的文学家,在业余时间,她将自己在莫斯科的童年经历写成了小说,在出版后大受好评,甚至被拿来与俄国一流的作品相比较。在回忆录中,我们可以看到童年时期娅儿的孤独,她自己说自己的童年并不幸福,这可能和当时的性别歧视有关。

娅儿的性格是刚硬的,而且非常漂亮。本生是一个打了多年光棍的化学家,他似乎对女人充满了偏见,声明决不允许妇女进入课堂,尤其是俄国妇女。娅儿的一位俄国朋友本来想拜入他的门下学化学,结果被赶出了。听说了朋友的遭遇后,娅儿决定打抱不平,亲自前往本生家里找个说法。
会面的时候,本生这个老光棍被娅儿完全迷住了,等娅儿离开后,老光棍才醒悟过来,发现刚才自己的智商直线下降了。因此当小魏魏有一次前往拜访本生时,本生说:“她是一个危险的女人。”他对小魏魏哀伤地说道:“这个女人让我食言了。”
小魏魏与娅儿初期的关系很好,小魏魏还试图说服大学给她谋一个听课的机会,但遭到了拒绝。于是,小魏魏在学校里教授一遍后,私下里又给娅儿教授一遍。娅儿的学习能力很强,就连老师都吃了一惊。

师生之间有很多通信,小魏魏是一个极有条理的人,每封信都妥善保管,但在娅儿去世后,他一把火将它们全烧了,其中可能还有一些数学研究。而娅儿却是一个没有条理的人,她留下来的东西大都是杂乱无章的。
有一次,小魏魏给娅儿写了一封信,是一篇他尚未发表的重要论文,但娅儿将其弄丢了。不过,相比于其他学生,娅儿算好的了,由于小魏魏经常给学生写信,里面可能是一些数学研究,他的学生收到信后,有些会直接改一个名,当做自己的研究成果。
1874年,对于娅儿来讲是不同寻常的一年,她因为提出了偏微分方程的柯西--柯瓦列夫斯卡娅定理等三篇论文而获得了哥廷根大学授予的博士学位。她成了世界数学史上的第一位数学博士。(尽管当时颁发给她的是哲学博士)
有了成就之后,娅儿便回国休息,与丈夫的婚姻才算是有名有实。有人说娅儿的性欲特别强,但这可能只是一种牵强附会,我们并没有足够多的理由相信这一点。提出这个看法的人,可能是因为娅儿随后便沉迷于花花世界,颇有一丝“乐不思数”的感觉。
回去后,娅儿和丈夫生下了一个女儿,俩人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但很显然,丈夫并非娅儿的精神伴侣,甚至都不懂妻子在说些什么。娅儿很快就沉迷于世俗生活。尽管小魏巍不断给她写信,但她似乎没收到一样,总是刻意回避回信。
可能是为了不让自己的丈夫吃醋,但更大的可能,是她被当时的人捧得太高了,那些肤浅的新闻记者不断给她拍彩虹屁。在这样的环境下,娅儿难免有些得意忘形。

1878年,娅儿的女儿出生了,女儿的降生,似乎将娅儿从先前的灯红酒绿中攥回了安静。她想起了自己所热爱的数学,于是在1880年,30岁的娅儿给小魏魏回了一封信。没等回复,她就打包行李,再一次离开了祖国,前往德国。
这一次,娅儿抛弃了自己的丈夫,后来在得知丈夫去世的消息后,非常悲痛,甚至晕了过去。
第二年,娅儿解决了数学史上的一道难题,即刚体绕定点旋转问题而获得了法兰西科学院的奖,她也是第一位获得此等荣誉的女性。
后来,娅儿在斯德哥尔摩大学授课,这足以证明当时数学界对她的认可。在相对保守的瑞典,能让一个外国妇女在大学担任终身教授,实在是一件可以惊掉许多人下巴的事。
很遗憾的是,在1891年2月10日,娅儿由于感染了流行性感冒而于斯德哥尔摩去世,年仅41岁。小魏魏比她多活了6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手机版|SDGs

GMT+8, 2022-12-5 22:55 , Processed in 0.181199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