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22-05-29    美好的一天,从现在开始
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
查看: 102|回复: 0

[塑料解毒] 你的购物车中招了吗?原来这8件产品都是“假宝贝”!

[复制链接]
<
发表于 2022-4-3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感受到“即用即弃”带来的便利感,一次性物品在我们的生活中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价格也日趋便宜,可能“四舍五入等于不要钱”,或者甚至像超市塑料袋那样“得来全不费成本”,似乎是方便生活的上佳之选。

便宜易有,是不是好东西却需要小心判断。小编作为购物节“老囤货人”,又吸收了两年环境健康知识,特地给大家做个小盘点,帮助大家避开那些伪装得物美价廉、实则增加咱们健康成本的一次性产品雷区。








假宝贝之一:
保鲜膜




保鲜膜是很多家庭用来冷藏食物防串味防变质的工具产品,很多大型商超、社区生鲜店也以塑料托盘+保鲜膜的形式包装肉类或熟食,看起来既整洁又卫生。

  被“塑缚”的肉菜瓜果(图源网络)

因为单价不贵,保鲜膜一般以“凑单品”的角色出现在购物车里,成全我们的满减愿望。

仅仅在2020年的下半年,就有近8000万中国人至少使用掉一卷塑料薄膜1;但因为难以回收等种种原因,被使用过的保鲜膜,基本实现了“一次性”的特点,没有能重获新生再利用的机会。

  图中“去年”指的是2020年(图源:金塑宝)

被废弃后的保鲜膜,可能被焚烧产生高致癌的二噁英,或被填埋在垃圾场等待数百年的降解,也可能流落在海里甚至在某条鱼的胃里持续折磨着它。

除了环境污染外,与大家的健康更密切相关的一点是,保鲜膜直接和食物接触的时候,是不是会有什么坏东西悄悄地进入到我们的食物里?

商用的保鲜膜通常为聚氯乙烯(polyvinyl chloride PVC)材质,常见的家用保鲜膜一般是聚乙烯(polyethylene ,PE)材质。

  商用PVC保鲜膜与家用PE保鲜膜(图源网络)

PVC保鲜膜其实并不适用于接触肉类等含油脂的食物。山东省食品加工与质量控制重点实验室研究团队于2018年发布的一个研究结果表明:在一定范围内,与新鲜猪肉接触的食品级 PVC 保鲜膜中的增塑剂会向猪肉中迁移,且接触温度越高、时间越长、脂肪含量越高,迁移量越大。

  不同温度下PVC保鲜膜中 DEHP向猪肉中的特定迁移量2DEHP是塑料添加剂邻苯二甲酸酯(PAEs)的一种,在PVC塑料制品中常用作增塑剂

邻苯二甲酸酯(PAEs)作为使用广泛的增塑剂,它的危害主要体现于可能致使男童雌性化,女童性早熟,并可能与生殖功能障碍、生殖系统及内分泌系统肿瘤以及神经系统发育和功能损伤有关。3


相比于PVC保鲜膜,家用食品级PE保鲜膜原料对增塑剂的依赖不高,相对来说更安全,但却有多环芳烃(PAHs)的风险。多环芳烃是 100 多种多环化学结构式的总称,其中有 16 种PAHs物质被认为具有高致癌性。

江西省食品检验检测研究院的一项以食品级PE保鲜膜为研究对象的研究表明:

多环芳烃(PAHs)的溶出量
会随着接触物的酸性增强而增加4
多环芳烃(PAHs)的溶出量
随着接触物的乙醇含量的增加而增加4

多环芳烃(PAHs)的迁移量
随着温度的升高而增大,当温度高于 70℃ 时,PAHs 的迁移量骤然增大4

多环芳烃(PAHs)的溶出浓度
也随接触时间延长而增加4

此外,接触物对PAHs的溶解性顺序为:高油脂食物>酸性食物>乙醇>纯水基质。

不论是PVC保鲜膜还是PE保鲜膜,都含有增加人体患病风险和几率的有害物质。所以,说PE保鲜膜相对更安全,不过是“矮子里面拔将军”罢了。


假宝贝之二:
湿


曾经小编我和很多朋友一样,吃完小龙虾了会问姐妹,“有没有湿纸巾?给我一张。”

从我们的视觉和“想当然”出发,湿巾=“湿纸巾”。

然而就像鱼香肉丝里没有鱼一样,“湿纸巾”里也没有纸。但鱼香肉丝怎么说还真的有肉,一些湿巾却实打实——是塑料做的

  “聚酯纤维”即为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PET)塑料纤维5

含塑湿巾“盛产”塑料微纤维,而这是微塑料的一大分支。

因脱落和降解而进入环境的塑料微纤维,会对不同生态体系产生持续危害,同时可能随着食物链富集,因为“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而进入人体。另一方面,微塑料对人体健康负面的影响也不断被证实6。

  购买湿巾时应留意成分表,全棉巾、成分相对简单的湿巾是更好的选择(图源网络)

湿巾的“巾”,材质带来的环境影响对于个人而言,或许几乎感受不到,甚至还会让一些朋友发出“关我peace”这样的哲学疑问。

但湿巾的“湿”如果含有皮肤致敏成分,轻易刺激出一张大花脸,或许换谁都坐不住了。

  因使用不合格湿巾导致的过敏 (图源:百家号-小海豚的奶爸)

2019年一家商品测评媒体“消费者报道”对市售7款卫生湿巾对比测评7发现:滴露卫生湿巾的苯扎氯铵检出浓度超欧盟标准,可能有一定刺激性。

美国环境工作组(EWG)认为苯扎氯铵是对哮喘患者、湿疹等皮肤病患者是特别危险的致敏剂。

  2019年市售7款卫生湿巾有效成分对比测评(图源:消费者报道)


假宝贝之三:
卫生巾


相信各大购物节是很多姐妹囤卫生巾的好时候。能买到一款肤感舒适的卫生巾,真的可以算一件“幸运的小事”。

但是话说回来,对某款卫生巾过敏,一定是我们的皮肤太敏感吗?

不是的,卫生巾含甲醛,也是过敏反应的可能原因。甲醛可以通过接触、呼吸、饮食进入人体,对人体的肺部等多个器官都造成严重伤害,还会导致人体皮肤瘙痒、充血,出现丘疹、皮疹和过敏反应等。甲醛残留含量越高,对使用者的身体危害就越大8。

  除了卫生巾表面,背胶中的甲醛残留量往往也不容忽视(图源:Hug me)

除了大家普遍认识的甲醛,增塑剂也可能在卫生巾中隐藏。部分市售低价卫生巾存在邻苯二甲酸酯增塑剂污染的风险9——卫生巾中的主要组成部分PE膜,在生产的过程中可能用到邻苯二甲酸酯。

邻苯二甲酸酯会“伪装”成雌激素,干扰人体内分泌系统。对成年女性而言,卫生巾中如果存在邻苯二甲酸酯,可能增加她们子宫和卵巢病变的风险10。

除了可能为个人健康带来困扰,卫生巾被废弃后,还可能对环境存在有害影响。
一位女性一生至少有2535天处在经期(大约7年),就算怀孕、初潮和绝经时间等略有浮动,她一生需要的卫生巾数量至少在10000片上下11。因此,废弃卫生巾的数量也是巨大的。

  现代女性一生与卫生巾接触的时间计算(图源:腾讯医典)

由于废弃物管理的不完善,废弃卫生巾也和其它的垃圾一样,有泄漏到海洋、河流等水环境的可能,对水生动物的生存造成威胁。

据外媒2019年的报道,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亚历山德拉·麦克高兰在《新科学家》杂志上发表的研究,共调查了伦敦泰晤士河55只岸蟹和57只中华绒螯蟹,发现几乎每只螃蟹的胃/肠中都有塑料。

在其中一只螃蟹胃中发现了有卫生巾特殊花纹图案的碎片,研究人员表示:卫生巾是泰晤士河常见的污染物12。

  在泰晤士河螃蟹胃中发现卫生巾碎片(图源:好看视频)

欧盟环境委员会2018年的一份工作文件影响评估中,关于一次性塑料和渔具行动的公开的数据也显示,一次性月经用品(包括卫生巾和卫生棉条)和湿巾已经成为欧盟海洋环境第五大常见一次性塑料垃圾13。








假宝贝之其他


除了上面这3款划重点的假宝贝之外,还有很多常见的塑料产品带着风险物质“苟存”在我们的生活中伺机危害我们的健康、增加个人的碳排放,小编再掰手指给大家数出几个:

01 瓶装水

在加工、储藏和使用过程中,PET材质的饮用水瓶身,在一定温度下会发生热氧老化,生成有毒的甲醛、乙醛等挥发性醛类14。


02 彩色塑料袋

色彩鲜艳的塑料袋使用的着色剂通常含有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认证的致癌物质苯并芘(bǐ)。忌与食品、食材接触,若与食品直接接触,苯并芘可能会转移到食品中,使人慢性中毒15。


03 一次性纸杯

实际上,包括咖啡纸杯在内的纸塑复合淋膜纸餐具也算是一次性塑料制品。

  自然降解过程中可以看到原本难以发现的塑料淋膜。(图源视频号:浙江播下BOXAI)

有抽样检验结果16表明:纸餐具中铅、铝、镉、汞、增塑剂和荧光增白剂都曾有检出。此外也有研究结果显示:一次性纸杯中装上热饮,在15分钟内会向饮料中释放大约25,000个微米级的微塑料17。

  由于薄膜在热饮(85–90°C)中劣化,氟化物、氯化物、硫酸盐和硝酸盐等离子和微塑料会被释放到纸杯中的水里。(图源:Science Direct)        

04 零食小包装

德国ISOE社会生态研究所一项抽样分析显示,超7成广泛使用的塑料制品中检测到有毒化合物,其中包括饮料瓶、软糖包装、酸奶杯等与食物接触的塑料包装18。


05 外卖餐盒

外卖餐盒形态各异,但大多离不开“塑料”俩字,所带来的健康风险也因塑料而起——

⚪ 有试验证明19,在盛放高温汤水时(>65 ℃),塑料餐盒会析出包括双酚A(BPA)在内的6 种有害成分,经饮食进入人体后会对人体生殖系统等造成功能损伤

⚪ 泡沫餐盒的原料组分苯乙烯如果在餐盒中有残留,会被人体吸收并蓄积,长时间摄入会损伤肝肾功能20。

⚪ 劣质泡沫餐盒中可能存在滑石粉和荧光增白剂。滑石粉是引起癌症患者卵巢和肺部出现肿瘤的可能原因21;荧光增白剂在肝肾器官的蓄积,会对人体有降低肝脏解毒能力、降低免疫力等危害22。

  专家解释劣质发泡餐盒带来的部分健康危害(图源:央视网)

给大家支个招
‍‍‍‍‍‍‍‍‍‍‍‍‍‍‍‍‍‍‍‍
‍‍‍‍‍‍‍‍‍‍‍‍‍‍‍‍‍
购物雷区是划出来了,但我们都只说了这个污染环境,那个有害健康。但如何才能在“假宝贝”环绕的世界里柳暗花明?
盘点到最后,当然要给大家一个说法。如何对这些“假宝贝”和“真苟且”逐个击破?我们为大家找到了健康低碳不麻烦的生活解法,点击视频接收答案!别忘了点赞告诉小编你的喜爱!



参考资料:
[1] 金塑宝, 塑料保鲜膜非常方便好用,它是如何诞生的?能回收吗. 知乎, 2021-01-15. https://zhuanlan.zhihu.com/p/344243075
[2] 焦逊,赵鹏,徐龙华,徐志祥.PVC保鲜膜中DEHP和DEHA向猪肉中迁移规律研究[J].食品科学技术学报,2018,36(04):55-60.
[3] 王民生(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邻苯二甲酸酯(塑化剂)的毒性及对人体健康的危害, 《江苏预防医学》2011年7月第22卷第4期.
[4] 陈沙,喻俊磊,朱作为,等.食品接触材料塑料中16种多环芳烃的迁移规律[J].食品与发酵工业,2020,46( 16) : 105 -109.
[5] 张宇婷,胡宇鹏,VORADA KOSAJAN,温宗国.中国湿巾代谢分析及环境影响评估[J].中国环境科学,2021,41(11):5438-5445. DOI:10.19674/j.cnki.issn1000-6923.2021.0378.
[6] Alimi O S, Budarz J F, Hernandez L M, et al.  Microplastics and nanoplastics in aquatic environments:  Aggregation, deposition, and enhanced contaminant transport [J].  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2018,52(4):1704-1724.
[7] 消费者报道, 7款卫生湿巾测评:滴露杀菌剂超标,推荐Sanjun、得宝, 2019年10月14日. http://k.sina.com.cn/article_2792675770_a674d9ba02700ru9a.html
[8] 重庆市消委会——安心裤比较试验, 中国质量新闻网, 2021.3.9. https://www.cqn.com.cn/ms/content/2021-03/09/content_8671324.htm
[9] 柴淼,韩雪,钟伏勇,等. 我国市售卫生巾邻苯二甲酸酯污染特征及人体健康风险[J]. 中国环境科学,2017,37(5):1954-1960.
[10] 慕天, 侯学佳, 王骋. 邻苯二甲酸酯与卵巢癌的关系[J]. 哈尔滨医科大学学报, 2019, 53(5):4.
[11] 腾讯医典, 用“散装卫生巾”的中国女性,正承受着你难以想象的月经贫困, 2020-08-31. https://mp.weixin.qq.com/s/Jyp3rdXS-MA6h5TQ38ryGw
[12] 小淳, 研究发现 英国泰晤士河中的螃蟹胃中装满了塑料卫生巾, 2019-10-14. https://news.mydrivers.com/1/651/651504.htm
[13] European Commission (2018). Commission Staff working Document Impact Assessment. Reducing Marine Litter. Actionon single use plastics and fishing gear. Brussels
[14] 资料来源:黄彦红, 周从恒, 王爱民, 等. 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老化研究进展[J]. 现代塑料加工应用, 2016, 28(4):61-63
[15] 本刊综合. 塑料袋装食品危害多[J]. 湖南农业, 2018, No.483(03):43.
[16] 许超,张智力,杨学军,王微山.纸餐具中三类典型风险物质的检测与分析[J].中华纸业,2021,42(12):33-36
[17] Ved Prakash Ranjan, Anuja Joseph, Sudha Goel,Microplastics and other harmful substances released from disposable paper cups into hot water,Journal of Hazardous Materials,Volume 404, Part B,2021,124118,ISSN 0304-3894,https://doi.org/10.1016/j.jhazmat.2020.124118.
[18]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Benchmarking the in vitro toxicity and chemical composition of plastic consumer products. Lisa Zimmermann, Georg Dierkes, Thomas A. Ternes, Carolin Völker, Martin Wagner.
[19] 杨小萍, 谢跃勤, 毛小庆. 一次性塑料饭盒中双酚A 在食品模拟溶剂中的迁移[J]. 广东化工, 2013, 40(23):40-41 26
[20] 谢永萍,廖惠媚,李少飞,陈意光,赖红霞,徐蕾,赖红娟.一次性发泡餐具中苯乙烯单体迁移的风险分析[J].包装工程,2018,39(13):93-97.
[21] NCBI.IARC Monographs. IARC Monographs on the Evaluation of Carcinogenic Risks to Humans, No. 93. https://www.ncbi.nlm.nih.gov/books/NBK326521/
[22] 李佳润.荧光剂对人体的危害[J].化工设计通讯,2018,44(03):234.



作者:宝盖丁      校改/审核:奥呆李
排版:袁倩倩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上一篇:新发现!塑料污染可能构成“地球边界威胁”?
下一篇:新报告丨那些将可降解塑料当做万能方案的人,该醒醒了

手机版|SDGs

GMT+8, 2022-5-29 10:17 , Processed in 0.136871 second(s), 4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